信息資訊

News & Information

全球需求低迷拖累我手機出口上半年出口額同比下降14.8% | 2023年上半年我國手機出口分析

來源:中國機電產品進出口商會 時間:2023-09-11 分享:

智能手機技術迭代放緩、主要國家經濟低迷、通脹高企導致的全球需求萎縮,以及主營廠商推動供應鏈區域多樣化帶來的訂單流出,在供需兩端共同拖累我國手機出口量額下降。海關總署統計,2023年上半年,我國手機出口3.5億部,同比下降13.5%,出口額同比下降14.8%至575.2億美元。

? ? ? ? ? ? ? ? ?


全球需求低迷是拖累

我手機出口的主要原因

智能手機滲透率觸頂及技術升級緩慢,延長了消費者換機周期,疊加消費者對經濟不穩和通貨膨脹的嚴重擔憂,全球需求受抑制持續下行。我國手機產能約占全球近七成比重,出口下滑主要受全球需求低迷影響。國際研究機構和主營企業均表示,中國平均換機周期已至36個月或更長。此外,5G商用后,手機綜合性能及質量優于以前,促使智能手機換機率較4G時期進一步放緩。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數據顯示,2023年上半年我國5G手機已占同期手機出貨量的79%。

行業主營企業受制于需求低迷,庫存長期處于高位,營收和利潤普遍下降,其中,三星電子2023年二季度營收和利潤分別同比下降22%、85%,是14年來單季度的最差表現。蘋果二季度營收同比下降1.4,%,其中iPhone產品營收同比下降2.4%,利潤雖同比回正,但此前也已連續連個季度下滑。據Canalys統計,2023年二季度,智能手機出貨量同比下降10%至2.58億部,連續創造近5年單季度最低值,已連續8個季度同比下降。受新興市場復蘇影響,2023年下半年降幅將收窄,但整體無增長跡象。



訂單外移對出口的短期影響小,

但長期壓力明顯

2022年下半年以來,一方面,需求不足是影響電子信息行業貿易較為突出的變量,另一方面,產品訂單流出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我行業出口。我國手機產能在全球維持近七成比重,疫情擴散期間,供應鏈的優勢使我國手機總體產能占比及貿易端水平相對平穩,訂單外移帶來的短期影響較小,但伴隨疫情影響逐步恢復及世界各國產業鏈供應鏈完善,訂單及產能加速轉移至印度、越南等地,我國手機產能及出口量額在長期將受壓明顯。

基于中美經貿關系的不確定性,各國加強吸引制造業尤其以手機為代表的科技硬件業,行業的全球布局調整將對我手機整機出口尤其中長期表現造成負面影響。受此影響,主營廠商基于供應多元化、關注新興市場和成本因素考量,正推動印度、越南等國的產能和配套逐步完善。中國手機整體出口量已從2015年頂峰的13.4億部降至2022年的8.2億部,7年間凈減少5.2億部,年均流失7400萬部。

美國商務部經濟分析局統計,2023年上半年美國自我國進口手機同比下降29.3%至5379萬部,占其進口來源的72.3%,略高于疫情前的2019年同期比重。同期,美國自越南和印度進口占比分別為15.2%及7%,較2014年已擴大超10倍;自印度進口同比增長169.6%至524.3萬部,上半年已超2022年全年水平,增幅遠高于其他國別市場。除美國外,其他重點國別自我國進口情況見下表。相較疫情前,我國手機在多數國家中的進口比重出現一定下滑,國際產能分布格局正在緩慢變化。



受供需兩端綜合影響,

上半年我國手機出口量額現兩位數同比下降

海關總署統計,2023年上半年我國手機出口量額分別出現13.5%、14.8%的兩位數同比下降。其中,手機出口量已連續8個季度同比下降;伴隨手機單價支撐性的削弱,手機出口額已連續5個月同比下降,占我貨物貿易額比重降至3.5%,較2022年上半年減少了100億美元。

?

受需求低迷直接影響,廠家高端機出貨不及預期、產品價格松動,今年上半年出口平均單價同比下降1.5%至每部164.1美元,5、6月連續2個月下降。但2020年以來,廠商加大中高端產品布局,推動我國出口單價較疫情前2019年同期高出近50美元,支撐我出口額在出口量持續走低的情況下,較2019年同期增長14.6%。占我國手機出口額過半的蘋果公司上半年未發布新品及訂單少量外移,也是影響手機月度出口量價波動的部分原因。



對發達國家市場的

出口占比下降

2023年上半年,我手機主要出口市場為美國、中國香港、日本、阿聯酋、捷克等。受全球需求不振影響,發達國家市場換機周期繼續延長,我國手機對該市場的出口整體下滑。上半年我國對全球發達國家出口手機317.1億美元,同比下降18.1%,占我手機出口總額的55.1%,此比重較上年同期下降約2個百分點。

備注:氣泡面積代表該市場占我國手機出口額比重

新興市場在有望成為下半年我手機出口增長點。2023年上半年我國對東盟國家出口43.1億美元,同比下降12.6%,占我出口比重小幅提升至7.5%,我對新加坡出口表現(同比增長61.4%)是東盟市場的主要拉動力量。此外,對RCEP國家市場出口96.5億美元,同比下降1.5%,但市場占比較上年同期提升超2個百分點至16.8%。

美國是我國手機出口的最大單一市場,上半年我對美出口同比下降24.7%至155.6億美元,市場占比27.1%。受需求影響,主營廠商出貨量下降(上半年蘋果手機全球出貨量同比下降4.1%至9770萬部),是上半年美國手機市場萎縮的重要原因。蘋果公司的iPhone系列是我國出口美國的主要手機產品。據研究機構TechInsights統計,二季度中國首次超過美國,成為iPhone出貨量最大的單一市場。中國機電商會測算,上半年iPhone在我國出口額約300億美元,較往年同期下降約50億美元,但下半年集中出貨有望令我出口降幅收縮。




重點市場:主營廠商訂單及產能流出,

長期將成為削弱我手機出口的重要因素

以印度、越南為代表的國家,通過稅收優惠、鼓勵外資等政策,引導行業主營企業本地化生產。

印度加大投資吸引力度,提高關稅引導本地化生產。作為全球第二大手機市場,印度在移動通信領域擁有巨大的增長潛力,印度政府的“印度制造”和“數字印度”政策,以及促進電子元件和半導體制造(“SPECS”)和大型制造生產激勵(“PLI”)等相關計劃,提高手機及關鍵部件的進口關稅,吸引手機制造外資企業在印度投資建廠。蘋果、三星、富士康、小米、OPPO、Vivo等主營廠商均已在印度設立工廠或由代工廠生產。印度手機進口量已經從2014年的2億部降至2022年的377萬部,萎縮超98%,上半年同比下降56.8%。自中國的年進口量更是從1.79億部降至219萬部,上半年僅進口70萬部。2022年印度市場超98%出貨量是印度本土制造,2014年該比重僅為19%。

近年印度針對我國設置多項限制政策,給中資企業設置重重障礙、造成了極大的負面影響,長期將削弱中資企業在印競爭力。據IDC數據顯示,2023年一季度,中國智能手機廠商在印度的綜合市場份額已從81.42%以上的峰值下降到70.83%,但仍占主導地位。印度智能手機品牌并沒有因此受益。過去三年,包括Lava和Micromax在內的印度供應商總份額不到1%。

受到吸引,蘋果公司正逐步將約20%的產能從中國轉移到印度,并通過富士康和緯創資通等合作制造商擴大印度當地的生產業務,目前其主流的iPhone13及入門機型均在印度有生產并小規模出口。消息稱,蘋果公司iPhone15將于9月發布,其供應商富士康開始在印度泰米爾納德邦生產,以進一步縮小其印度業務與中國大陸之間的制造差距。中國機電商會測算,若蘋果公司逐步將其在中國產能的10-20%轉移到印度,每月將減少我國手機出口量150-300萬部約合6-12億美元。

積極對外開放、吸引外資流入的越南,也在成為全球電子信息產業重要的制造出口基地之一。三星是越南最大的外國投資者,其位于越南太原省和北寧省的工廠主要生產手機設備,是三星全球最大的生產基地,占三星智能手機總產量超60%。越南向全球出口的手機產品中,自三星越南工廠的出口占比約為90%。

受主營企業本地產能擴張影響,越南手機出口近年增長迅猛。據上表顯示,2022年美國自我國手機進口量較2012年下降2529萬部,自韓國進口下降1873萬部。受訂單、產能轉移影響,美國自東盟國家進口量較2012年增長1950萬部,越南在東盟國家中占比約95%,在美國手機進口來源地中的占比從2012年的0.1%上漲到2022年的15.3%。2023年上半年在全球需求下行的環境下,東盟市場占比保持穩定。



下半年我國手機出口降幅預計收窄,

全年同比下降

在全球經濟低迷的背景下,智能手機在承受需求放緩的突出壓力。研究機構TechInsights報告顯示,2023年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將進一步收縮至11.6億部,同比下滑2.8%,雖然通脹壓力逐漸緩解,但升息、經濟放緩和就業市場緊俏的影響將限制市場潛力。供給方面,全球手機增長重心轉向發展中國家導致的產能本地化,以印度與越南為代表的市場產業配套日趨完善,長期將對我國手機訂單和產能構成外流壓力。

作為全球手機重要的生產和出口國,我國手機出口將繼續受全球需求變化的影響,此外5G及高端手機滲透率提升對平均單價的支撐,仍是出口額維持高于疫情前水平的重要因素。受新興市場復蘇及低基數因素影響,2023年下半年我手機出口降幅預計收窄,2023年全年我國手機出口量將連續第8年同比下降。

(執筆:中國機商會 電子信息分會?何義)



日韩成人精品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