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資訊

News & Information

2023年上半年我國低壓電器產品對外貿易發展報告

來源:中國機電產品進出口商會 時間:2023-09-11 分享:
低壓電器是工業自動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工業、建筑領域和家庭領域均有廣泛作用。隨著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等技術的不斷發展,低壓電器智能化進程日益加速。智能城市、智能家居、智能樓宇、智能工廠等概念的提出,各類綠色智能化解決方案的需求在不斷增加,意味著低壓電器企業既要經營好國內外增量市場,亦要激活存量市場,這為低壓電器對外發展帶來巨大機遇和挑戰。



我國低壓電器

發展現狀

國內市場上,國際低壓電器企業仍領先我國低壓電器行業的高端市場,代表性的跨國公司主要包括施耐德、ABB、西門子等。內資企業雖然現階段業績占比不高,但憑借多元化的產品線增速迅猛。低壓電器市場集中度持續提升,內資頭部企業持續擴張市場份額,國產替代化趨勢明顯。




2023年上半年我國低壓電器

進出口情況

(一)上半年我國低壓電器進出口額均有下降

據海關統計,2023年上半年我國低壓電器出口額104.9億美元,同比下降6.7%;進口額58.2億美元,同比下降24%;貿易順差達46.7億美元。

? ? ? ? ? ? ?

?(二)進出口市場分布情況

我國低壓電器出口市場前五大目的地及占比分別為美國(13.4%)、中國香港(13.2%)、越南(6.1%)、日本(5%)、德國(5%),對美出口額為14.1億美元,同比下降9.5%,位居第一。前十大出口目的地中,對俄羅斯出口同比漲幅最大,達105.9%,出口額3.7億美元,占比3.6%,位列第六。

2023年上半年,我國低壓電器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出口占比34.8%,出口額36.5億美元,同比增長4.4%;對RCEP國家出口占比達25.6%,出口26.9億美元,同比下降7.2%。

2023年上半年我國低壓電器主要進口市場及占比分別為日本(22.2%)、德國(11.3%)、韓國(7.5%)美國(5.0%)、中國臺灣(4.0%)。其中,自日本進口12.9億美元,同比下降31.4%,位列第一;自德國進口6.6億美元,同比下降4.1%,居第二位;自韓國進口4.4億美元,同比下降26.1%,位列第三。前十大進口來源國中,自馬來西亞進口同比降幅最大,達30.4%。

(三)上半年重點低壓電器出口同比下降6.7%

上半年,我國低壓電器細分產品中,工作電壓不超過 36 伏的接插件出口額為 24.6億美元,仍穩居我低壓電器單品出口額第一,但同比大幅下降 19%。該產品前三大出口目的地及占比分別是中國香港(30.4%)、越南(15.3%)、美國(8.2%),其中,出口中國香港24.6億美元,同比下降27.5%;出口越南3.8億美元,同比下降27.5%;出口美國2億美元,同比下降20%,該產品出口中國臺灣同比降幅最大,達30.9%,位列第四。受全球經濟復蘇疲軟影響,工業制造業、房地產等行業發展乏力,歐美等主要市場外需減弱,低壓電器行業國際需求下滑趨勢明顯。

在十三類重點低壓電器產品中,自動斷路器(線路V≤1000V)這一產品同比增速最大,達15.6%。在此產品出口前十目的地中,出口土耳其同比增速最大,達103.8%,出口金額為0.6億美元;出口俄羅斯同比增速位居第二,達90.4%,出口額為0.9億美元,主要歸因于俄羅斯持續受到國際制裁,美歐企業紛紛撤離俄羅斯市場,為其他國家低壓電器進入俄市場讓出空間和增量。



美國低壓電器

全球進口情況

由于過去一段時間歐美金融行業的快速收縮、受能源危機的影響,歐美經濟波動,導致向全球釋放訂單量不足。據海關統計,2023年1-5月,美國低壓電器進口57.6億美元,同比增長1.6%,貿易逆差達4.5億美元。前三進口來源地及占比分別為墨西哥(30.9%)、中國(16.7%)、德國(6.4%)。美國自墨西哥進口17.8億美元,同比增長14.9%;自中國進口9.6億美元,同比下降13.2%;自德國進口3.7億美元,同比增長5.2%。



我國低壓電器

現存挑戰

(一)世界經濟恢復放緩,全球跨國投資低迷

2023年上半年,全球經濟衰退風險上升、外需增長持續放緩依然是我低壓電器產業外貿面臨的嚴峻考驗。中國銀行研究院近日發布的《2023年三年季度金融展望報告》中認為歐美銀行業的流動性風險為全球金融體系都帶來新的不確定性,《報告》表示,2023年第二季度,全球經濟下行勢頭有所放緩,通脹持續回落,但復蘇化特征日益突出,其中全球制造業和商品貿易部門復蘇疲軟,亞太等出口導向型經濟體增長承壓。經濟趨勢上行阻力較大,我低壓電器行業對外貿易正面臨巨大挑戰。

(二)全球供應鏈重構

在當前不穩定的大環境下,企業對于產業鏈改革十分謹慎。能源危機、出口欠款風險的上升、勞動力短缺等問題都是企業需要應對的挑戰,對于發展中國家來說,由發達國家制定的全球經貿規則對自身不利。在全球化的布局下,生產鏈條較長,各個國家專注其中某一個環節,整個生產鏈條存在一定風險。目前,我低壓電器出口附加值低的勞動密集型產品占比較高,在全球價值鏈中,往往低端的產品或低端環節的生產,在進行產業升級的過程中,又會受到打壓和阻礙。

(三)我國低壓電器出口商品結構低級化?

目前,中國出口的低壓電器產品中具有競爭力的大部分是傳統的勞動密集型產品,我國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低壓電器產品和高新技術產品占全國出口貿易總額比重較低,發展較為緩慢,制約了出口商品結構的優化升級。勞動密集型低壓電器產品技術含量低、附加值低且不具備核心競爭力,而資本密集型產品技術含量高、附加值高且具備充足的核心競爭力。

(四)廣泛的智能應用要求低壓電器行業的發展加速

近年來,隨著社會科技的不斷進步,消費市場需求由剛需向改善型需求轉變。消費者的消費傾向轉為智能家電、智能安防、智能廚電、智能環電;城建規劃轉向建設智能城市,一系列智能應用場景的配電裝備融合應用要求高度自治配電系統建設加速升級。而僅目前我低壓電器掌握的大部分核心技術遠不夠滿足配電系統的發展進程,我低壓電器更需要通過技術占據產業鏈核心位置的趨勢愈發明顯,強烈推動著制造企業加速技術研發,突破壁壘。



我國低壓電器

行業發展建議

(一)擴大有效投資政策

積極實施擴大有效投資工程,圍繞保障重大項目建設、激發全社會投資活力。其中,支持推進重點領域投資,加快重大能源以及符合條件的基礎設施領域等項目建設,促進低壓電器產品配套安裝,實施擴大內需戰略。國產品牌強化財政資金保障,落實企業研發投入獎補政策,加大外貿支持力度,提振企業信心。

(二)提高自身供應韌性

發達國家重建供應鏈的方向是“延長價值鏈”和“再工業化”,也就是重新重視制造業,考慮供應鏈的彈性、韌性問題。一方面,我國需要提升自身的制造業生產能力,加速建立獨立自主、安全可控的產業體系,使自身在全球價值鏈中能參與的環節更多,從而維護產業安全。另一方面,低壓電器企業自身需要不斷提高其供應韌性來加速企業快速回流,同時增強產業轉移能力。

(三)優化產品出口結構

首先,以自主品牌、自主知識產權和自主營銷為重點,建立與完善政策支持與激勵機制,引導企業增強綜合競爭力。其次,貫徹國家自主創新戰略,支持企業自主性高技術產品出口,推動我國低壓電器產品由低附加值的勞動密集型產品向高附加值的資本密集型產品轉型,以此推動低壓電器出口增長。再其次,全面貫徹落實《勞動法》等勞動保障法律法規和規章,加快勞動工資、社會保險立法,進一步完善勞動合同制度和職工社會保險制度,嚴格執行勞動、安全、環保標準,加強勞動保障監察執法,規范社會保險費征繳,完善出口成本構成,增加勞動者的收入。

(四)制造企業應積極投入技術升級

國產品牌利用好財政補助政策,加大技術研發,提高市占率。制造企業積極吸引和利用外資加快車間數字化轉型,在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加速演進過程中,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等對產業鏈各個環節的逐步滲透,將從根本上改變原有的研發方式、制造方式、貿易方式、產業組織形態,全面推進企業數字化改造,以降低訂單延期率、提高生產效率、降低生產成本,促進企業良性、高效發展。攻克并應用新一代電力電子技術、物聯網技術等一系列核心支撐技術,以此構建更為系統的新型配用電系統。抬高企業發展展望,加快企業高質量發展。



我國低壓電器

現存挑戰

低壓電器產品產量數量大、應用行業廣泛,而全球經濟恢復緩慢、建筑行業供需雙弱,導致其進出口表現均呈下降態勢。展望第三季度,全球流動性和融資環境持續收緊,世界經濟面臨多重下行風險,增長依然疲弱,嚴重沖擊出口訂單。

預計2023年第三季度,我國低壓電器出口約60億美元,同比下降約5%;預計2023年全年,我國低壓電器出口230億美元,同比下降3%左右。

(執筆:中國機電商會 低壓電器分會?張森)

日韩成人精品一区